郎平和三个时期

中国女排是新中国最常青的体育偶像,尽管她已更迭几代、阅尽风浪,但队魂始终没有迷路。“女排精神”之所以珍贵,在于40多年来,她始终是在男女老幼、贩夫走卒、达官显贵中,都能共情的体育符号,她根植于胜负,却又超越了胜负。这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腾讯体育《那一天》系列报道的第四篇,中国女排的故事。

站在体育的第一线,没有一位能够如郎平一样,同新中国70年历史相濡以沫时间更长的人士。

1980年年底,郎平20岁,我受《中国青年》杂志的委派,到新源里她家和体委训练局女排宿舍采访她的时候,发现她和其他运动员有一点不同之处,是爱读书。光她订的杂志就不下十种。她告诉我她爱读巴金、杨沫、宗璞的小说,也爱读大仲马的《基度山伯爵》和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她告诉我1976年地震时,在北京青年队塑料布搭成的地震棚里,她还在看书,看得眼睛都近视了,现在视力只有0.6了。说到这里,她冲我笑了起来。

那时候,郎平还只是中国女排初出茅庐的年轻姑娘。她告诉我一个笑话,有一次和孙晋芳一起出门,在公交车站等车,几个小伙子冲她们两人叫道:嘿,傻大个儿,过来呀,和哥们儿比比个儿!气得她俩冲他们喊道:谁像你们呀,跟土豆一般高!说完,她和我一起乐了起来。如今,谁不认识她郎平呢?还会冲她这样乱喊乱叫吗?

我为《中国青年》杂志写了一篇报告文学《球,落地生花》。记录了20岁初出茅庐的郎平。她的运动生涯的开始,正好踩在中国刚刚结束了一个旧时代开启了改革开放新时代的点上。可以说,生正逢时。

4年之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我国重返奥运大家庭,第一次在奥运会上亮相,其运动比赛含有无可比拟的政治意义,不仅寄托在运动员身上,也翻涌在全国人民的心中。郎平幸运地参加了这一届奥运会,不仅参加,而且和女排姑娘们一起在决赛中,以3:0的成绩干脆利落地完胜美国女排,实现了是她们也是我们中国人的三连冠梦想,可谓扬眉吐气。正是国家改革开放伊始,万物复苏,百废待兴,郎平参与了拉开这个新时代帷幕而成为世界瞩目的显赫人物。

体育正是那个时代崛起的一面镜子,是民族精神振奋的一种写照和激情的一种宣泄,在新中国历史中绝无仅有而举足轻重。所以,当时的中美女排决战,万人空巷,一家老少都围着电视机看,连大字不识的老太太都知道“短平快”,都会叫响郎平的外号“铁榔头”。当女排姑娘胜利归国的时候,万众欢腾,红旗漫卷。女排的那场胜利,曾经对于我们是那样的重要,因为女排的拼搏成为了那个时代的精神,而女排姑娘一跃升级为中国姑娘。郎平,成为一个时代英雄的名字。

1986年,26岁的郎平退役。退役之后,她结婚生女,到美国留学,尽管生活之路并不平坦,但她都会努力,并获得成绩。她独自品尝人生的种种况味,而将曾经的辉煌与美好的记忆,留给我们大家。

这之后九年的时间如水而逝。九年,淡出赛场与人们的视野之外,足可以让人彻底遗忘,很多曾经有名的运动员,就是这样被无情的遗忘。郎平,之所以是郎平,就因为她不可能被遗忘。她的血液里,融化着体育的细胞;她的睡梦中,激荡着体育割舍不去的情感。她不愿意归隐江湖,独钓寒江,而愿意做弄潮儿。1995年,郎平临危受命,当中国女排的主教练,是她人生角色的重要转换,从中国女排的运动员,成为了中国女排的教练员。九年来人生起伏之中,中国女排的运动员,有的出国,有的经商,有的升官,有的成为将军,只有她一人做到了这样不同凡响的转换。尽管伤病缠身,尽管生活跌宕,她始终都无法离开自13岁就开始摸爬滚打的排球场。那一年,从美国飞抵首都机场,她受到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是郎平,也是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盛况。郎平,中国体育一个从未被遗忘的名字。她的名字响亮,永远回荡着历史与时代的回声,是其他运动员难以比拟的,就因为她始终在场,在体育的现场,不是笑看风云,而是叱咤风云。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