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参加雅尔塔会议?雅尔塔会议与蒋介石的困境

图片 1

蒋介石参加雅尔塔会议?雅尔塔会议与蒋介石的困境

2016-06-28 22:30:53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从开罗会议的召开历史背景我们得知那时候的轴心国在欧洲战场上已经是节节退败,到了1944年底的欧洲战场上,美、英、苏等盟国军队分别从东西两线向德国腹地发起猛烈进攻,德国的无力还击导致纳粹集团即将最终灭亡。与此同时,在东亚战场上,日本也已成为众矢之的,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罗斯福、丘吉尔与斯大林于1945年2月在黑海之滨的雅尔塔举行了三国首脑会议。那么参加雅尔塔会议的国家有那些,中国是否有代表去参加雅尔塔会议?蒋介石是否参加了雅尔塔会议?一起来看看。

图片 1

美苏主导会议中国利益被“协定”

作为中国人即刻会产生一个疑问,即几乎就在一年前,作为战时盟军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的蒋介石还曾作为四大国领袖之一受邀参加了开罗会议,但为何在战争接近尾声时,却未能参加这次更加务实和重要的会议?而正是在蒋介石缺席的情况下,雅尔塔会议通过了一份关于苏军参加对日作战条件的秘密协定,其中包含了诸多对中国极为不利的条款:外蒙古的现状予以维持;大连商港需国际化,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以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对担任通往大连之出路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应设立一苏中合办的公司以共同经营之;苏联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云云。虽然协定中写明“有关外蒙古及上述港口铁路的协定尚须征求得到蒋介石委员长的同意”,但“根据斯大林元帅的提议,美总统将采取措施步骤以取得该项同意”。

这份主要由罗斯福与斯大林主导达成的协定,使中国作为盟国的权益完全被漠视,并使国家主权遭到重创。同时,协定还指出,“苏联本身表示准备和中国国民政府签订一项苏中友好同盟协定”。这一条款的最终结果便是1945年8月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在该条约附带的协定《关于中国长春铁路之协定》中规定:“日本军队驱出东三省以后,中东铁路及南满铁路由满洲里至绥芬河及由哈尔滨至大连、旅顺之干线合并成为一铁路,定名为中国长春铁路,应归中华民国及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共同所有,并共同经营”;而《关于大连之协定》则“宣布大连为一自由港,对各国贸易及航运一律开放”,“在该自由港指定码头及仓库租与苏联”。另外,在《关于旅顺口之协定》中指出:“为加强中苏两国之安全,以防制日本再事侵略起见,中华民国政府同意,两缔约国共同使用旅顺口为海军基地。”尽管在中国政府代表的一再力争下,文字中避免使用了诸如“租借地”等词汇,但性质实际上没有差别。这些附加协定无疑是对雅尔塔有关中国部分协定的认定,并对中国主权造成了进一步侵犯。这从法理上严重冲击了以谋求国家和民族自立自强为指针的所谓“国民革命”的合理性和正统性,让蒋介石及其领导的国民政府颇有“一夜回到革命前”的挫败感。甚至有学者认为这是“宋金海上之盟的民国版,国府亡于是”。

在中苏谈判的艰困时期,美国也一直拒绝直接干预,这使蒋介石大为恼火,曾在日记中记下“可说侮辱已极,余对雅尔塔会议并未承认,并未参加,毫无责任,何有执行之义务。彼诚视中国为附庸矣。”从这段记述中可以看出,当时中国的国际地位依然很低,其命运在很大程度上仍掌握在美苏两国手中。

美国担心在日本本土作战可能会使美军遭到百万伤亡

始于1941年12月的太平洋战争,使美国在与日本的较量中伤亡惨重。1945年初,远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沙漠里,一场关于原子弹的试验正在进行,但对其是否能成功运用尚未明晰。因此,罗斯福在雅尔塔会议上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促使苏联尽快参加对日作战,以减少美军在进攻日本本土时的巨大伤亡。

罗斯福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当年日本海空军对珍珠港的突袭造成2500名美国人死亡,数千人受伤。1
941年底至1942年初,日本先后占领了包括菲律宾、新加坡、荷属东印度群岛、新几内亚和西太平洋诸多岛屿,特别是在占领巴丹半岛和菲律宾后,曾启动了“巴丹死亡行军”,让数以千计的美国人和菲律宾人在行军过程中受到羞辱、折磨和残杀。
1942年至1943年,美军虽然在对日跨岛登陆战役中取得战略性胜利,并收复了吉尔伯特岛,但均是浴血奋战的结果。到1944年,又经过数次血战,美军夺回了马绍尔群岛、塞班岛、提尼安岛、关岛和贝里琉岛,其中,仅在攻占塞班岛时就伤亡17000人,贝里琉岛则为2500人。
从1944年10月打响的菲律宾战役,由于岛屿众多,地形复杂,致使战斗极为艰险,据估计美军伤亡人数超过80000人。

从开罗会议的召开历史背景我们得知那时候的轴心国在欧洲战场上已经是节节退败,到了1944年底的欧洲战场上,美、英、苏等盟国军队分别从东西两线向德国腹地发起猛烈进攻,德国的无力还击导致纳粹集团即将最终灭亡。与此同时,在东亚战场上,日本也已成为众矢之的,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罗斯福、丘吉尔与斯大林于1945年2月在黑海之滨的雅尔塔举行了三国首脑会议。那么参加雅尔塔会议的国家有那些,中国是否有代表去参加雅尔塔会议?蒋介石是否参加了雅尔塔会议?一起来看看。

图片 2

美苏主导会议中国利益被“协定”

作为中国人即刻会产生一个疑问,即几乎就在一年前,作为战时盟军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的蒋介石还曾作为四大国领袖之一受邀参加了开罗会议,但为何在战争接近尾声时,却未能参加这次更加务实和重要的会议?而正是在蒋介石缺席的情况下,雅尔塔会议通过了一份关于苏军参加对日作战条件的秘密协定,其中包含了诸多对中国极为不利的条款:外蒙古的现状予以维持;大连商港需国际化,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以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对担任通往大连之出路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应设立一苏中合办的公司以共同经营之;苏联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云云。虽然协定中写明“有关外蒙古及上述港口铁路的协定尚须征求得到蒋介石委员长的同意”,但“根据斯大林元帅的提议,美总统将采取措施步骤以取得该项同意”。

这份主要由罗斯福与斯大林主导达成的协定,使中国作为盟国的权益完全被漠视,并使国家主权遭到重创。同时,协定还指出,“苏联本身表示准备和中国国民政府签订一项苏中友好同盟协定”。这一条款的最终结果便是1945年8月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在该条约附带的协定《关于中国长春铁路之协定》中规定:“日本军队驱出东三省以后,中东铁路及南满铁路由满洲里至绥芬河及由哈尔滨至大连、旅顺之干线合并成为一铁路,定名为中国长春铁路,应归中华民国及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共同所有,并共同经营”;而《关于大连之协定》则“宣布大连为一自由港,对各国贸易及航运一律开放”,“在该自由港指定码头及仓库租与苏联”。另外,在《关于旅顺口之协定》中指出:“为加强中苏两国之安全,以防制日本再事侵略起见,中华民国政府同意,两缔约国共同使用旅顺口为海军基地。”尽管在中国政府代表的一再力争下,文字中避免使用了诸如“租借地”等词汇,但性质实际上没有差别。这些附加协定无疑是对雅尔塔有关中国部分协定的认定,并对中国主权造成了进一步侵犯。这从法理上严重冲击了以谋求国家和民族自立自强为指针的所谓“国民革命”的合理性和正统性,让蒋介石及其领导的国民政府颇有“一夜回到革命前”的挫败感。甚至有学者认为这是“宋金海上之盟的民国版,国府亡于是”。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